很難得看到這傢伙上線,
今天不曉得是否太陽打西邊出來,
還是這小子看錯了時間,

難怪今天天氣異常
七點到九點熱翻
九點多傾盆大雨
雨停了又繼續熱翻。


「你改名字了喔!」我主動敲了他一下。

在MSN上我很少主動敲人,
除了
「機機快點幫我跑阿美」
「星野太太..幫人家衝到大雷那....」
「陸奧!你的人物要不要過空二啦!」
這些時候我才會主動密人,
突然間讓我想起來,
玩信長的時候,
我也從不會主動密人『問安』的。
記得有一次心血來潮主動密肥螢,
『安安~』
『啥事快說』
哭~~~我只是『單純』問候一下,
臭肥螢就回我這樣,
害我..........小小心靈受創,
因為機機說我從來不會主動密人了,
密人一定有『企圖』,
靠腰!這也被發現...唉~果然是一起混過的朋友。

「妳怎知道」他很訝異。
「唉~切心!改名字也不通知」我有點小抗議。
「對不起啦!我寫悔過書」
「沒事了!不吵你啊~掰掰」←機車的結語。


這傢伙是我的初戀情人,
他是我的學弟,
以前上課我跟他體育課剛好是同一節,
總是會被他班上的學弟虧,
還記得當初還很天真的把彼此的校服外套扣子剪下來,
學日劇的小戀人,互相交換扣子,
啥意義我也忘了,
只是覺得當初很甜蜜。

突然有一天我跟他失去聯絡,
完完全全斷了訊息,
我的初戀竟然急如狂風、快如閃電般的畫上休止符。
原因我真的完全不知道。

還記得那時候非常的痛苦跟難過,
每次坐車回家我都覺得我可能會因為初戀失敗而傷心過度死亡,
可是似乎我格外堅強,
覺得人生不該如此喪志,
應該發悲憤為圖強。
果然我沒有因為這樣而死亡,
卻因為有了一之後,
開始努力找尋這世上有可能讓自己死亡的危險份子,
第二個情人是誰說真的我真的忘記了耶!
(對不起無緣的前男友,我會趁搭捷運空閒的時間想想你的名字的)
在第二個危險份子還沒出現的那段空窗期,
剛好日文老師她是學校信望愛社的指導老師,
所以老師極力的邀請我加入信望愛社,
我因為討厭基督教所以加入了天主教。

為啥我討厭基督教,
在我那段自以為會死掉的日子中,
每次走在路上抬頭看到電線桿總會看到這排字
「信耶穌得永生」
甚至到任何一個有教會的地方,
都時時刻刻不斷的提醒著我
「信耶穌得永生」
是啊!我也曾經相信信耶穌得永生,
可是現在我卻覺得自己可能會因為傷心過度而失去寶貴的性命,
尤其這句話特別的刺眼,
因為信耶穌得「永生」。


是的!他的名字就叫「X永生」。
所以當下我亦然決然的當了虔誠的天主教徒兩年 ,
就因為我討厭「信耶穌得永生」。
(話說我小時候是在教會受洗成基督徒的)

「永生」這名字已被「俊偉」兩個字代替了,
我想我也該還當初痛恨基督教一個公道了。

至少
我是個有受洗過且非常不虔誠的基督徒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魚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